汽车

从鱼龙混杂到优胜劣汰 造车新势力前路漫漫

2021-01-28 10:27:33来源: 中国经济网 编辑:

2021年伊始,造车新势力的“圈子”就躁动起来:先是蔚来、理想、小鹏“高调”公布2020年交付成绩,皆呈翻倍走势...但转瞬之间,却招架不住特斯拉Model Y的大幅调价;零跑、哪吒等品牌还在融资、出新,渴望实现立足;1月4日,拜腾“迎来”富士康,共同推动M-Byte量产,稍后,远在美国的贾跃亭则欢迎FF新任首席财务官到岗,两家企业虽谈不上乐观,也算有点绝处逢生的味道;但像长江、博郡、赛麟、前途等品牌,则没那么幸运……

“十二五”末涌现出的造车新势力,经过“十三五”期间的“混战”,表现明显分化。对此,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专家学术委员会专家、工业和信息化部产业政策司原副巡视员李万里直言不讳,“那些还没产品交付、甚至还在涌入的新品牌,大概率不会成功。但相较于传统企业,造车新势力也有‘别具一格,不循规蹈矩’的一面。”

原国家机械工业部汽车司副司长、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原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张书林也表达类似观点,“不看好大部分造车新势力企业。但头部‘明星’企业靠充裕的融资走出了新的发展道路,其中一些管理模式、市场推广、产品开发方面的创新值得行业借鉴。”张书林还补充说,“不过‘明星效应’也有时效性,甚至会陨落,他们的模式能否支持长远发展,还无法确定。”

回顾历史,“十三五”开局,造车新势力纷纷“跑马圈地”。2016-2017年间,前途汽车苏州基地破土动工,蔚来确定首款车型生产落户江淮,理想汽车常熟工厂奠基,爱驰亿维生产基地落户上饶,威马温州生产基地奠基,拜腾宣布在南京建设工厂,游侠汽车确定首个生产基地将落户湖州,小鹏汽车宣布生产基地将在肇庆市建设,国机智骏赣州生产基地奠基,奇点汽车铜陵基地开工建设;零跑汽车金华工厂开建……

造车新势力通过不断“画饼”融资,跑马圈地。风头正劲的当属乐视汽车,早在2014年,乐视就宣布要推出“超级汽车”,在2016年4月首推LeSEE概念车,当年12月28日,乐视莫干山生产基地即破土动工。与此同时,2016年1月,乐视还宣布与美国Faraday Future “联姻”,并在次年1月正式推出首款量产车型FF91,乐视的汽车版图日益壮大。

“眼见他起高楼,眼看他楼塌了”,2016年11月,乐视系卷入“资金断裂”漩涡,乐视旗下的多项业务宣告终止,到2017年7月初,贾跃亭飞往美国后更几乎宣布“乐视帝国”坍塌。作为首家宣布造车的互联网企业,乐视最终成为造车新势力的警世钟。

来到“十三五”中段,造车新势力在风雨飘摇中迎来 “产品交付元年”。2018年,蔚来汽车三度“跳票”后,“高调”宣布首批交付10辆车给自己员工使用,几乎耗尽了消费者的耐心;好在蔚来后程发力,最终全年交付11348辆,奠定了新势力的领头羊地位。

2018年,临近交付日,但在江淮为生产蔚来所建的新工厂停车场,仅有4辆蔚来ES8停在一角

信誓旦旦要在2018年交付万辆的威马汽车,直到当年9月28日才迎来首批交付,最终全年仅交付3850辆。更受质疑的是,交付前1个多月,有网友曝出一辆威马汽车在其成都研究院内自燃,威马“不专业”的公开回复,以及与供应商之间的推诿,更将其推上风口浪尖。

当年“低调”的小鹏汽车因并未过度宣传交付时间,在2018年底象征性交付482辆汽车。此外,2018年实现交付的哪吒01、云度π1、电咖EV10等产品,则更像披着造车新势力外衣的低端电动车。理想汽车“押宝”政策转向而酝酿两年的SEV项目,则迅速宣告“流产”。

步入“十三五”后半程,车市下行、新能源补贴退坡、融资受阻,让造车新势力遭遇生死存亡的考验,也催生了梯队分化。2019年,蔚来交付20565辆,2020年攀升至43728辆,稳坐头把交椅;理想2020年交付32624辆,后来居上;小鹏汽车也由2019年的16608辆提升至27041辆。

交付量的提升,加之政策、市场前景助推,造车新势力纷纷开启“造富神话”,截至2020年12月31日收盘,三者市值分别达到761.81亿美元、258.89亿美元和338.36亿美元;威马、零跑等也正筹划在科创板IPO。

总体来看,“新势力三强”2020全年合计交付汽车103393辆,仅占全国乘用车总销量的0.51%,品牌热度与市场权重难成正比;同时,造车新势力“融资-亏损-再融资”的模式也备受争议,2020年前三季度,蔚来亏损39.2亿元,小鹏亏损11.49亿元,理想亏损2.59亿元。对此,张书林分析指出,“投资领域有不能打破的规律,比如投资、融资要有回报;借钱要还钱;发展要靠利润支撑。但造车新势力的投资模式非常‘颠覆’,所以他们的发展模式是否正确还不能确定。”

不止于此,伴随交付规模扩大,造车新势力产品隐患也开始频出,2019年5-6月,蔚来ES8两个月内三次起火,更促成了国内造车新势力召回第一案;2020年10月,威马汽车连续发生3起自燃、爆炸;理想ONE因频繁断轴,以及“召回当升级”事件而形象受损;产品隐患之外,小鹏汽车曾因对消费者“隐瞒实情、推销旧款车型”而遭遇集体维权。

“拥有技术积累、产业沉淀的传统车企,一旦抓住机会、实现转型,更有希望创造出新的发展机遇。”张书林说。至于其它更多的造车新势力,张书林认为,“他们在资金、人才、技术、产品、产业基础等方面先天不足,已经丧失战略发展机遇。”(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 郭跃)